我的位置: 菜鳥自提點 > 文化 > 正文

我寫《新黔邊行》 | 彭芳蓉:看不見的村莊


作為一個貴州人,有那麼幾次經歷讓我發現,原來自己還不夠了解貴州。


感受最明顯的就是在採訪《新黔邊行》的那幾個月,很多地方都讓我心裏暗暗感嘆:“貴州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


例如,道真自治縣的洛龍鎮大唐村。去之前,聽説那裏的村民幾乎每家每户都開客棧,這讓我很好奇,是因為那裏有什麼我不知道的著名景點?還是因為這個村本身有什麼獨到之處?在驅車前往大唐村時,我一路好奇地張望,想從那些車窗外一閃而過的田園風光裏找到能吸引遊客住下來的亮點,然而,直到車停在了大唐村村委會的門口,仍然沒有一個能説服我的景點出現,唯一和其他村寨有所不同的是,這個不算大的村莊,基礎設施建設更為完善,但在本質上仍然是一個適宜生活而不一定適合旅遊的村莊。


我的疑惑在採訪完當地村幹部和客棧老闆後終於完全解開,大唐村本來就不靠“賣”景區為生,他們“賣”的是氣候和生活。從附近重慶市武隆區等地而來的遊客,本來就沒打算到大唐村遊山玩水,他們只想找個遠離城市喧囂、氣候又清涼舒爽的地方避暑,釣魚、爬山,甚至幫客棧老闆摘菜、做飯,是當地遊客的日常生活。


難怪我看不見所謂的“亮點”,氣候和生活自然是不容易被看見的。


可以説,大唐村刷新了我對鄉村旅遊的認知,而讓我沒想到的是,這樣的地方還不少。


當我準備第二次去習水縣採訪時,《新黔邊行》的採寫工作已接近尾聲,已經推出的80多篇文章涵蓋了脱貧攻堅中的大多數主題。最後收尾的10餘篇稿件,我不想再大量重複已經寫過的類型,要是能發現新的亮點,當然是最好不過,索性把難題拋給與我對接的當地宣傳部門的朋友。


習水縣融媒體中心副主任向小東對當地旅遊資源相當瞭解,剛提出採訪需求他就向我推薦了一個地方——獨石溪。光看名字我已經被吸引了,再聽説那裏的故事,更堅定了要去一探究竟的決心。


如果單從資源和區位來看,獨石溪靠近重慶四面山景區和飛鴿林場,四面環山和極高的森林覆蓋率也讓當地的夏天尤為涼爽舒適,但這些還不足以成為獨石溪的獨家優勢。最讓我感興趣的,是當地人的生活方式。藏在大山裏的獨石溪像一個世外桃源,那裏的人仍舊過着集體生活,這不是與世隔絕的落後,而是獨石溪人選擇用集體的力量與惡劣環境做對抗的自我選擇。聽了獨石溪的故事,再溯溪而上進山裏逛一逛,這景象便彷彿加上了一層與喧囂世界不太一樣的濾鏡,那藏在溪流間被廢棄的舊水電站、需要穿過一片田地,再跨過一道小溪才能觸摸到的巨石,都變得生動可愛起來。


顯然,獨石溪從一個籍籍無名,甚至生存環境稍顯惡劣的小村落,變為今天周邊遊客樂於前往的旅遊村寨,憑藉的不單單是森林中高濃度的負氧離子,還有這裏的故事和人為遊客帶來的安寧感。這種遠離塵世、迴歸心靈的安寧,又豈是單靠雙眼就能發現的?


後來,我對鄉村旅遊的種種感受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也得以驗證。最近,貴州出台了《關於推動旅遊業高質量發展加快旅遊產業化建設多彩貴州旅遊強省的意見》,作為文化旅遊口的記者,我自然也領了不少採訪任務。在對貴州師範大學二級教授張曉松、貴州民族大學旅遊與航空服務學院副院長餘驥,以及貴州師範學院地理與資源學院黨委書記吳亞平等3位專家進行訪談時,我提出對於鄉村旅遊發展的問題。


“貴州有上萬個村落,什麼樣的村落適合發展鄉村旅遊?當人們在村寨旅遊時遊的是什麼?”


張曉松教授認為每個村都有開發鄉村旅遊的價值:“鄉村的勞動生產、生活方式是高度城鎮化、高度城市化的今天最需要的一種互補,鄉村旅遊需要和當地的文化內涵緊密結合在一起。”餘驥教授認為我們應該“創造需求”,鄉村的無盡潛力能為遊客主動提供他們常規思維之外的想象。而吳亞平教授作為一個湖南人,被貴州黔東南獨特美食牛癟深深吸引,可見富有當地特色的商品也是能讓鄉村產生強烈吸引力的因素之一。


走過越多的鄉村,我越感覺看不見鄉村。陷入城市快節奏的漩渦之中,很多人想法設法渴望短暫逃離,旅遊作為不少人選擇的方式,卻容易讓人陷入另一種走馬觀花的忙碌中,或許真正遠離塵囂的鄉村是一個更優的選項,那些無法一眼看見的鄉風民俗和背後的傳説故事,需要沉下心、住下來,慢慢體驗。


相關鏈接


陳頌英:從“有愛來過”到“讓愛昇華”的蝶變

我寫《新黔邊行》 | 彭芳蓉:向大地請教

我寫《新黔邊行》 | 彭芳蓉:走在舌尖上

我寫《新黔邊行》 | 彭芳蓉:小孩你別哭

我寫《新黔邊行》 | 彭芳蓉:走黔邊,讓我讀懂費孝通《鄉土中國》

我寫《新黔邊行》 | 彭芳蓉:搬遷後時代

我寫《新黔邊行》 | 彭芳蓉:親愛的姐妹

我寫《新黔邊行》 | 彭芳蓉:大山之中有“貴漂”

我寫《新黔邊行》 | 彭芳蓉:“編外記者”韋先生

我寫《新黔邊行》 | 彭芳蓉:站在變與不變的路口

策劃人語 | 李纓:“新黔邊行”策劃緣起及其他

貴州改革公號 | 鏗鏘玫瑰獨走31縣:108個脱貧故事見證貴州“千年之變”

邊作家熱議《新黔邊行》| 來自黔邊31縣(市、區)的31位作家這樣説……
崇實讀書會 | 彭芳蓉:採寫《新黔邊行》,讓我重新認識貴州,也重新認識自己。

肖家雲新黔邊行,一個文青女記者的行走與突圍
李裴:見證千年夢想的大道之行

喻子涵:“新黔邊行”系列報告文學閲讀體驗

陳守湖:天眼新聞文化頻道“新黔邊行”讀後隨感

張勇:從天眼新聞文化頻道"新黔邊行"系列報道説起

餘妍潔:簡評天眼新聞文化頻道“新黔邊行”

胡啓湧:“新黔邊行”新感動

武明麗:天眼新聞文化頻道《新黔邊行》讀記

林小會:追劇“新黔邊行”

周重新:“新黔邊行”見證脱貧足跡

餘妍潔:簡評天眼新聞文化頻道“新黔邊行”

駱弟燕:“新黔邊行”,讓“故事”為新聞賦能

鄒立春:《新黔邊行》“變”之魅力

李家祿:評“新黔邊行”系列報告文學

李家祿:讀“新黔邊行”系列報告文學得到的啓示

向陽:“新黔邊行”系列報告文學的“三度”語言

楊宛:期待之後的期待——讀天眼新聞文化頻道“新黔邊行”系列報告文學

《新黔邊行》專題

作者説 | 彭芳蓉:“新黔邊行”後記

策劃人語 | 李纓:寫在“新黔邊行”開欄之際


文/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彭芳蓉

刊頭設計/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吳浩宇

文字編輯/向秋樾

視覺編輯/彭芳蓉

編審/李纓